朝生慕卿

她是我悲哀世界中一缕能抓住的光,既小心翼翼地靠近,又害怕她会因此离开。

如果是因为第五或者杰园关注我的可以取关啦,我已经退坑了,可能偶尔会写一写原创或者我自己喜欢的杰园。

第五相关大部分都会删只留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以后发的也不会再打tag。

谢谢各位的喜欢,很高兴遇见过你们。

先生与小姐【杰园】

*一时兴起,勿考究。

天还是阴,明明没有下雨,那灰暗的颜色却像是层层叠叠地盖在人心头,把所有人都衬得阴沉沉的。

艾玛提着已经空荡的小篮子从容地与玛丽小姐在门口告别,明艳的笑容与干净的白衬衫在这天气晃得人眼花。

真是个可爱的女孩,玛丽笑眯眯地跟艾玛挥手,谁会为难这样的一个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女孩子呢。

她可不是那些不解风情的男人。

艾玛哼着小调走在路上,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看起来她今天心情很好,或许呢,她只是每天都这样。

几乎所有人都会夸她像太阳一样活泼明媚,笑起来比她种的向日葵还讨人喜欢。

至少大部分见到这位孤身一人的园丁小姐都是这么觉得。

一阵风从艾玛身边刮过,她停下来拨开被吹到眼前的碎发,好奇地向后看去。

带起这阵风的是一个裹着黑色长风衣的高大身影,戴着皮手套的手提着一样颜色的小箱子。

鞋跟与地面敲出清脆的声音,他一路朝着玛丽小姐家的方向,步伐很是急促。

这附近稀疏的房子只有少数几个人在住,男人的脚下的路只住了玛丽小姐一家。

危险,也安全。

原来玛丽小姐的客人还有这么奇怪的吗?艾玛别开眼,不过跟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她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当然假如有麻烦送上门她也许会欢迎呢?艾玛脑袋里闪过这样的想法。

闷了好几天的阴云终于在天黑后就下起大雨,空气里不再是沉闷的味道,清新的雨水气息随着大雨冲刷这片土地上的一切。

艾玛很喜欢这样的雨,尤其是在晚上,密集交错的雨声能有助于她的睡眠,就像有人在她耳边轻轻哼摇篮曲,舒适又安稳。

只是这一觉注定睡不好。

艾玛提着油灯刚把一楼的灯关掉,拎起裙角准备踏上楼梯,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又轻又稳,跟她现在的心跳声一样,带着奇异的从容不迫。

“在这样的夜晚上门实在是我的失礼,伍兹小姐。”

男人低沉的声音穿过雨幕透过墙壁清晰地传到艾玛耳边“希望你允许我进你温暖的客厅避雨,我是西克特。”

一楼宽大的落地窗没有拉窗帘,艾玛抬起头,看到男人模糊不清的身影似乎也在抬头与她对视,黑色风衣黑色箱子,帽檐往上翘起,露出半张苍白的脸,鲜红的唇。

雨滴砸在玻璃上溅起无数小水花,她转身把油灯抬得更高一些,灯芯微微晃动,暖黄色的灯光好像照不到男人,他的身形依旧漆黑模糊,仿佛半隐在夜色中。

“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美梦,但是你的父亲也不会愿意他曾经的好朋友在外面淋雨是吗。”

男人似乎笑了,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雾,他唇瓣勾起一丝弧度,消瘦的脸颊在夜雾下宛若杀人的恶魔。

艾玛把油灯挂在墙壁上,向他点头微笑。

“当然,沃尔特叔叔。”

颇有些重量的大门在推动下发出悠远的长鸣,风裹挟着冰凉的水雾与雨夜的气息冲进房子仿佛要让客厅沾染上一样的湿冷,就像身前那个男人。

“谢谢你伍兹小姐,你和你的父亲很像,热心又善良。”

沃尔特摘下帽子,把湿漉漉的黑伞随意搭在角落。

直到他站在她面前,艾玛才发觉这男人比她想象中要高很多。

她的身高才到沃尔特胸膛,艾玛得踮起脚尖努力伸出手才够得到他的头顶,够到那一头因为戴了帽子还淋了雨有些凌乱滴水的栗色发丝。

她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艾玛敲敲脑袋回过神才发现沃尔特已经走到她前面了。

沃尔特以娴熟的姿态几个大步就走到沙发那里自然地坐下,艾玛要快步才能跟上。

“希望你见谅,现在只有水了。”

艾玛为沃尔特倒了一杯凉水,她嘴唇抿起表情带着点歉意和懊恼。

在灯光下的沃尔特多了几分人气,脸色不再那么苍白,他翘起脚靠在柔软的沙发上,嘴角上扬。

“是我突然造访打扰了。”

“如果不是今天的偶遇,我都不知道贝克的女儿也住在这里,这一定上帝的指引。”

沃尔特的声音低沉好听,他用赞叹的语气念出这句话时就像唱诗班在虔诚地歌颂上帝。

见鬼的偶遇,艾玛眼角瞥到那个黑色的小皮箱子就放在他的脚边,不时有几颗水珠滚落下来,上帝要是知道大约更愿意一道火焰把他净化。

她知道眼前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在说什么,太危险了,她把恶魔放进来的行为太危险了。

只是,看不见的恶魔才可怕,不是吗?她的一下一下敲着手里的白色茶杯,水在杯子里漾出一圈圈整齐的波纹。

她的眉眼舒展开来,笑得温柔。

“父亲知道了也会高兴的,”

“你说是吗?杰克先生。”

最后四个字她说得格外清晰舒缓,像一首优美的咏叹调,止于最后一声叹息。

没有熄灭的灯芯猛地一颤,不太清晰的灰白影子在晃动下像一群张牙舞爪的幽灵。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明明开着灯,艾玛却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幽幽地攀到脖颈,不知哪儿来的风在一遍遍拂过她竖起的汗毛。

“呵。”一声轻笑从沃尔特嗓子里溢出,他放下翘起的左脚,身体前倾,宝石蓝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艾玛。

那种眼神,就像商人在对自己稀有的商品估计价格,毫无顾忌的审视。

“艾玛……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有些事情,说出来就不好玩了。”

艾玛仰头喝下手里的水,划过喉咙的凉意不能平复她开始沸腾的血液。

“杰克先生,我们可以换个更有意思的。”

她笑眯眯地,沃尔特没有从她的表情里看见更多,别的什么情绪,从一开始,这个女孩就在笑。

沃尔特突然笑了,他重重地靠在沙发上哈哈大笑,刚刚客厅里诡异的气氛好像都是幻觉。

艾玛也没有出声,她为自己再倒了一杯水放在手中,微笑地看着沃尔特。

“我收回之前的话。”沃尔特拿起箱子站起身来“你和贝克那个家伙一点都不像。”

艾玛送他到门口,外面雨越来越大,沃尔特丝毫没有把手里的伞打开的意思。

他站在雨中回头,对唯一沐浴在光亮中的女孩说道“那么,游戏开始。”

沃尔特理了理衣角,大步走进雨中,左手拿着那把没有撑开的黑伞。

直到沃尔特消失在艾玛的视线中,她才关上门,打开窗户让客厅里微弱的血腥气散去。

她坐在沙发上,神色漠然地看着对面,那一片已经无人的空位。

不知道多久,原来杂乱的雨声也渐渐平息,四周一片寂静,一缕阳光透过窗户落到她的发梢,溅起点点金色。

她眨眨眼睛,起身开始新的一天。

木头改圈名儿啦!
以后我就叫“朝生慕卿”
叫慕卿叫朝生都可以哒!
当然喜欢叫木头也可以继续叫。
初次见面,我是阿朝ヾ(●´∇`●)ノ~

不靠谱师父和无人权徒弟日常之论一张脸的重要性

*是和徒弟弟的亲亲日常改编。


*有私设!有私设!有私设!


*大家要记得喝酒误事啊。


“徒弟弟呀~"


沈重言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抬眼就看到殷殇怀里抱着一堆东西艰难地站到了他对面的椅子。


“这些东西,你选一个。 ”


殷殇慢腾腾地把那些东西整齐地摊在沈重言眼前,嘴角挂着笑,明明整张包子脸弥漫着和蔼可亲的感觉,沈重言却觉得一股寒意从尾椎骨直窜上天灵盖,他打了个寒颤。


沈重言横看竖看,终于窥见那张笑容满面的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四个字“杀人灭口”。


“我...师父我可以不选吗?”


“不可以哦徒弟弟。


殷殇打开第一个捆起来的布包,露出里面寒光烁烁的银针,第二个是平常她手里拎的灯,第三个是一个漂亮的小瓷瓶,第四个嘛....


是一块黑漆漆的留音石,字面意思就是记录声音,至于这块石头里记了什么,恐怕沈重言也想假装不知道。


沈重言刚要偷偷站起来的腿一软,砰地又坐下了。


夭寿啦,搞事情被师父发现要小命不保了ヾ(༎ຶД༎ຶ)ノ"


“说吧你想怎么死?”


殷殇拿着那块黑漆漆的留音石一下一下地扔着玩。


“你知道吗,医毒不分家。


“我给你这四个选择,绝对都死不了。


说完这句话殷殇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是又没再开口,拿着留音石在手上把玩。


”会不会伤残就不知道了”沈重言保证那句未尽之言绝对是这个意思,他深吸一口气,摆出最灿烂的笑容。


“我最最美丽可爱善良贤惠聪明机智又灵敏的师父啊!你忍心用这么冷酷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方式对待你最亲爱的徒弟吗?”


“忍心啊┑( ̄Д  ̄)┍。”


殷殇毫不犹豫地点头,神情无比坦荡。


沈重言一口气顿时梗在喉咙,嗯是亲师父没错。


“要不是在宁宁师姐那儿看到这个,我还不知道你竟把为师醉酒后的言语全用留音石记录下来。”


“还放在你师姐那儿!”


“你以为我不去暗香就安全了吗!”殷殇愤愤不平地伸出食指用力戳向沈重言额头“我可是记得你当时满口答应不外传。


“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为师的面子里子都没了

٩(๑`^´๑)۶!”


小小的手指头即使用力也没有让沈重言感受到多大的痛觉,倒是比较像按摩。


一定不能让师父知道,万一她拿针来戳怎么办,沈重言这么想着马上捂住额头,用力挤出几滴眼泪,爆发他的演技可怜巴巴地看着殷殇。


“师父父,我错了~”


眼前的人,薄而润泽的嘴唇紧紧抿住,显出几分苍白无力,琥珀般的眼睛蒙上一层湿漉漉的水雾,一动不动地盯着她,两条修长的眉毛也揪在一起,让人心疼地想亲手抚平。


殷殇气愤的表情瞬间僵住,心里却炸开了烟花,满屏幕刷过黑体加粗的“太好看了!”ˉ﹃ˉ


沈重言心里一喜,有戏,再接再厉!


“我再也不敢了~”


沈重言清了清嗓子拿出他的最终杀招。


“嘤QAQ~~~”


他这可是把节操都放在地上踩了,他一一个大男人居然对师父卖萌,传出去还要不要混了。


殷殇瞪大了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装模作样地咳嗽几声一甩袖子就蹦下桌子想要离开。


“看在你诚心认错的份上,为师就....就勉强原谅你这次,下次不许了!


哼╭(╯^╰)╮才不是被美色诱惑了呢。


走了几步才想起什么,回身把桌子上的小瓷瓶拿走,又对沈重言吩咐道:“剩下的帮我放回柜子。"


瓶子里可是好不容易用绝情草和花做出来的药丸,万一漂亮徒弟吃了怎么办。


这么好看的徒弟可得好好养着✧(≖ ◡ ≖✿)


     


不靠谱师傅和无人权弟子的日常 之你掉的是哪个徒弟?

*无cp,是和亲亲徒弟的的日常改编。


*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系列


*听歌听到意识混乱,已经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今日天气晴朗阳光正好,殷殇和沈重言饭后在杏林居附近散步,殷殇正在絮絮叨叨前几天见到的一个帅大叔,突然旁边的沈重言脚下一滑竟跌入旁边的湖水中瞬间不知所踪。


微风拂过吹皱一片平静湖水,殷殇愣在原地,刚刚她身边那么大一只徒弟呢?


小石头掉进这水里都还有声响呢,比两个殷殇大的沈重言怎么连个水纹都没溅起来,闹鬼啦?


还没等殷殇琢磨出个所以然来,面前镜子一样的湖水“哗啦”一声,冲天的水花就朝殷殇迎面呼过来,把她浇了个透心凉,心态崩。


“这位可爱的少女哟~”


“请问你掉的是这个萝莉香,还是御姐香呢~”


长着白胡子的老爷爷拎着两个湿淋淋晕乎乎的暗香,表情慈祥和蔼。


殷殇一把抹掉脸上滴滴嗒嗒的水,忍住转身就走的冲动,她看老爷爷的眼神透露出浓浓的关爱之情。


“请问我看起来很好骗吗?我的徒弟再貌美如花他也不是小姐姐。”


闻言老爷爷把这两个暗香重新扔进水里,伸手又捞了两个暗香出来。


“那么是这个正太香,还是这个少年香?”


殷殇双手做西子捧心状,目光诚恳地注视着老爷爷。

“我徒弟比他们漂亮多了。”


“请您不要试图滥竽充数了好吗?”


老爷爷好像被殷殇噎住,过了好一会儿才出声。


“我这儿没有别的暗香了。”


“河神爷爷,只要您给我一个比我徒弟还妖艳的小姐姐,我马上掉头就走,你们想对我徒弟干什么都行。”


“师傅,你还有没有一点师徒情!!”


沈重言挣扎着从岸边爬上来,好好的桃花面容皱成一个白白嫩嫩的大包子,嗯,还是刚出笼的。


“我那叫战略,你懂什么。”


殷殇乘着沈重言还没起身,跳起来啪地就往他头上一敲。


“师傅英明,师傅真厉害。”


沈·冷漠·不想说话·重·这什么师傅·言毫无诚意地鼓掌。


等殷殇转头想找河神的时候湖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她踢了踢沈重言,道“走我们去买包子吃。”


“刚刚不是吃了吗?”


“为师想吃,怎么?”


“好嘞,我们这就出发。”


不靠谱师傅和无人权弟子的日常之道听途说,以讹传讹

*无cp,就是我和亲亲徒弟的日常改编。

*是个不定时更新的系列。


作为云梦的殷殇收了个徒弟,还是个暗香的男弟子,这简直震惊大半个云梦。


明溪在众位姐妹们的拜托下前来问殷殇,这是个什么情况。


“我以为他是个如花似玉的暗香小姐姐。”殷殇一脸沉痛,两只胖胖的小手捂住心口,仿佛承受了生命不可承受之痛“结果是个男弟子!”


是的,当时殷殇在街头捡到沈重言的时候,他跟尸体一样趴在地上,长发披散遮住脸面,只露出半个雪白的下巴和一个令人遐想的窈窕背影。


殷殇欣喜地用自己的枣红马驮了回去,心里美滋滋地想她是小姐姐的救命恩人,小姐姐醒来是不是会对她另眼相看,她再借着调养身体之名留下小姐姐和她培养感情,一来二去就可以软玉温香在怀,她真是太聪明啦!


事实证明,传说中胸大腿长腰细还妖娆的暗香小姐姐根本就不属于她!


她在喂沈重言喝粥的时候心里还在想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暗香小姐姐怎么就饿晕在大街上,幸好被她捡回去了。


就是胸有点平,殷殇摩挲着下巴视线游移在沈重言胸口感觉有点遗憾。


所以沈重言一睁开眼就看到一根云梦装扮的小萝卜头用一种“你已经无药可救赶紧裹吧裹吧埋了吧”这种危险的眼神盯着他。


“多谢这位……”沈重言谢到一半卡壳了,师姐在出门前教导过他,女的无论多大如果不认识一律叫女侠,男的就叫少侠或大侠,只是师姐没有告诉他,小萝卜头该叫什么。


“咕噜咕噜”他的肚子又叫了,沈重言看看殷殇手里一碗热乎乎的粥脑子瞬间活动起来“多谢这位小女侠的救命之恩。”


低沉的男声仿佛一双大手把她美丽的梦想揉吧揉吧再给它扯碎,它掉下来时那是心碎的声音。


“啪嗒”殷殇手里的粥摔在地上,表情呆愣,眼里迅速聚满水雾。


反正殷殇哭了,你呢?


“你是男的?!!”


稚嫩的声音痛心疾首,甚至都带了哭腔。


沈重言心痛地看着地上还冒着热气的粥觉得胃部隐隐抽疼,他艰难地点了点头,男的怎么了?男的就不能喝粥吗。


他已经饿了好几天,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传说中心地善良,悬壶济世的云梦弟子,绝对不能就这么放手!


不是说很多江湖人都重金求云梦弟子为自己看病吗,这个小萝卜头布料昂贵,衣饰华丽,一看就是有钱人!


就算不是有钱人,但是她有奶,呸不是,她会医术啊!


想到自己以前受伤因为药太贵了只能靠打坐的日子,沈重言深吸一口气翻身下床,单膝下跪拉住殷殇衣角。


鉴于抱大腿对于萝莉身高难度可能有点大,所以沈重言选择文艺一点的拉衣服。


“多谢女侠救命之恩,我沈重言无以为报……”


“三年起步。”


可能从之前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殷殇瞥了沈重言一眼,一句话直接把沈重言卡在那里。


殷殇抹掉眼泪后退几步,双手叉腰抬头瞪着沈重言

“明溪师姐说过,我还小,谁想以身相许都要三年起步。”


“而且你还是个男的!”


说到这里殷殇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掉,想好的在性感暗香小姐姐怀里撒娇卖萌亲亲抱抱举高高就这么没了!


男的,男的到底怎么了?沈重言从醒来就开始懵逼,直到现在也没明白他一个暗香男弟子怎么了。


师姐没说过云梦不欢迎男性啊。


不过为了贯彻师兄说的一切以抱紧云梦医者大腿为中心的方针,沈重言又拉起殷殇的衣角。


“在下无以为报,愿成为成为女侠的弟子以供差遣。”

“小弟?”


“是弟子。”


沈重言纠正道。


“师徒的那种。”


我的徒弟弟哟,你掉的是这个金师父父还是银师父父,还是这个可爱的师父父呢?

阁子:

社恐福音,我终于有师傅了真鸡儿开心,希望师傅不会嫌我这个暗香萌新笨,以后师徒相依为命了,我爱她 @朽木头『做梦都想过稿』 

以后同人up



【无cp】至艾玛的一封信

*说是信其实是我作为园吹一直想对艾玛说的。


*能把生日贺文写成圣诞贺文的只有我一个了吧。


*实不相瞒我想泡艾玛很久了【暴言】


我亲爱的女孩,艾玛·伍兹:


展信安,很冒昧我在匆忙之中写下这封信,它本来是要作为你的生日祝贺的,因为一些事情推迟到现在,但它依旧是一份我最诚挚的祝福,带着我认识你以来点点滴滴或欢喜或难过的心情,我慢慢在键盘敲下这些字。


你看了要是有那么一点开心,高兴这个世界上有我还有那么多人爱你,我便足以欣慰为你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值得的。


我已经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遇见你的,我也很想想大多数人一样带着得意的心情告诉你我们第一天相遇的日子以及那天的情景和心情,我的忘性太大了,这是我一直讨厌的事情。


没有第一次见面的纪念日,连你的生日我都与之擦肩而过,我爱你真是爱得太不称职了。


很多女孩子们把特殊的日子看得很重要,我不知道你是否如此,但是我的艾玛拥有任性的权利,如果你想要,每一天都是特殊的日子,因为每一天你都有不一样的美丽,我会更爱你一点。


我不在你身边,你生活的所有细节我都不清楚,只能靠他人的只言片语,零星影像窥见一二,这使我每每想起便难过不已。


我每天都在默默祈祷,希望你的快乐永远比难过多一点,希望你每天的笑容都是发自内心,像永远向着太阳的向日葵,灿烂明媚。


当然,这仅仅只是我的愿望,如果你有更喜欢的生活方式我是一百二十分地乐意,我的女孩就应该活得肆意潇洒,不会被任何人制肘。


其实我很不喜欢看到那些谩骂你的文字,我不喜欢那些肮脏恶毒的词语后面坠着你的名字。在喜欢你之前,我都不知道有些人对一个陌生人的恶意怎么可以这么大,明明你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们的事。


既然很多人打着你的旗号去做不好的事,那为什么不去骂那些人反而要把所有罪责都推到你身上,就好像一切的一切罪恶的根源都是你一手造成,明明,你也只是一个女孩子啊。


我愤怒,难过,也很不舒服,我无数次想冲上去劈头盖脸地把那些咒骂你的人痛骂一顿,想顺着网线掰开看看他们脑子都是些什么水和沙子的混合物,可是我不能这样做。


我得注意你的名声,我用发表过有关你的作品的账号评论时我都会斟酌措辞,就怕有人点开我的主页发出一声嘲讽的感叹“原来是你的粉丝啊,怪不得。”


在那些随意给你扣黑锅极度厌恶你的语句下我小心翼翼地讲话,希望能给你挽回一点好感度。希望他们哪怕只是一点点,有一点点地开始不讨厌你就好,希望外人看了能对你的印象好一点。


我的艾玛,在我眼里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你值得我为你捧上一切美好的东西。


你啊,不是没有人要的孩子,你值得我们最真挚的爱和感情,有那么多人,在世界各地都默默地爱着你。


人是灰色的,人脑复杂的思想决定了人不是非黑即白的,你也做过错误的事情,这个我不会否认,否认这些就是在否认你在痛苦里熬过的曾经,一个纯白的人在这个庄园在这个世界上也几乎不存在的。


我爱你的白色,也爱你黑色的一面,因为那是你的一部分,你的全部我都喜欢,就像我们东方有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我的眼里你比那天上的圆月都要美丽,夜晚熠熠生辉的漫天星辰都比不上你眼里的流光闪过。


我曾无数次痛恨没有参与你的过去,没有在荒凉的土壤中留下一颗向日葵的种子,我没有资格说没关系,但是我会在现在,在未来给你种下一大片的向日葵,扬起脸庞面朝阳光。


在向日葵成熟后就可以收获一大堆瓜子,一半播种,一半给你吃,你想吃多久都行,不过一次不能吃太多炒瓜子容易上火,你可以做甜点做菜,做你想做的事情。


你要是不喜欢可以全部给里奥先生,我想对于你送来的东西他很乐意全部吃掉,记得千万不要说是我给的,不然我就惨了,里奥先生的脆脆鲨可不太好吃。


其实我还有很多想要跟你说的,不过要是全都说出来你可能就看不懂了,我可是一个人能自言自语很久,我把这些语句删了又删改了又改,不知道能不能表达我对你的心情。


我的艾玛,请你相信,天空是蓝色的,云朵是白色的,我是五颜六色的,我对你的爱就是胸腔中最炙烈的红色。


祝你圣诞快乐!


                                                       一根爱你的木头


                                                   2018年12月25日


我见到了大海,得到一个陌生的拥抱。
所以世界还是很美好,值得鼓起勇气去努力。

之前我在漫展也有看到过很多,有很多眼熟的,不知道有没有版权就没买。

茶可夫斯基:

请大家扩散这条信息,并且及时与被侵害版权的画手联系告知此事!!
以上行为实际已经触犯相关法律,实属侵害知识产权的违法行为。
维权绝对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这是法律赋予每个创作者应得的权利和尊重。望周知。

拖鞋炖土豆:

【请大家帮忙】

最近我在第五人格非官方盗版画集上发现众多无授权作品,决定集结大家一起来维权。

以下图片是目前尚未确定作者的作品,如有知情小伙伴请务必告知我!!人多力量大!

你们的力量使我们更有信心!感谢大家(ง'̀-'́)ง